君迁子

沉迷布袋戏,沉迷素素,不想自拔

《镜中人》

东方瑜自一片黑暗中醒来,朦朦胧胧地听见一声重物倒地的巨响,连带地面微颤。

浓重的血腥气蔓延开来。

他睁开眼,巨兽倒在不远的地方,暗色鲜血染红了一大块地面,硕大的眼睛里满是恐惧绝望。

他很快找到了恐惧的源头。

持剑而立,白衣染血。

那人缓缓回过头,依旧如画眉眼,却纠缠着浓重煞气。

东方瑜慢慢撑起身子,往事涌上心头。

关于自己的,关于他的,都还记得。

长留上仙,出尘绝世,那无数次出现在梦境中的身影,以这种方式这种姿态,如此重逢。

应该说,好久不见?

可这确实不是叙旧的时候。

“东方彧卿……”白子画目光冰冷,“小骨在哪里?”

东方瑜昏迷之前和花千骨在一起,醒来后却只剩下他一个人,他清楚地看到了花千骨在他面前消失得多么突然,简直猝不及防。而在她消失的下一刻,他自己也陷入了黑暗。

作为异朽阁主,他自然知道发起生了什么。

只是……

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,白子画?”东方瑜对上那人的目光,半是戏谑地笑道。

接着,他垂眸轻轻地拂去衣上的尘土,忽然,动作一顿。

冰凉的剑已横到了颈上,昭示着主人毫不掩饰的杀意。

唇角的笑意却是渐渐加深。

“小骨在哪里?”同一句话再次清晰地传入耳中。

白子画,这样失去冷静的你啊……

笑意未改,东方瑜慢悠悠地开口“骨头去了哪里,只有我知道。如果杀了我,你永远都别想再见她一面。”

白子画的剑依旧横在东方瑜颈上,却没有再动一下。

东方瑜抬手把剑身慢慢推开。

“要我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,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……”

这是个晴朗的午后,远处蝉鸣声不绝,微风徐徐,正是凡间的盛夏。这也是很久以后,总是出现在白子画回忆里的盛夏。

命运的轨迹早在一开始就指好了既定的方向,它不管你是抗拒还是接受,它都会走向那个结局。

即使是异朽君,也无法改变这条轨迹。他能知过去,却不能预知未来。

————未完待续————

评论(5)

热度(7)